繁體  |  简体  |  ENG  | 首頁
 
 
 
 
最新消息
漢語焦點副詞與疑問詞的形式語義學分析現已接受訂購

 內容提要

  本書主要探索漢語中的焦點副詞“都、就”和疑問詞。這些虛詞不僅在漢語語法系統中起著重要的作用,它們還都具有“多義性”:“都”可以表示“總括”“甚至”“已經”;“就”可以用作有排除義的範圍副詞、無排除義的主觀小量副詞、條件句標誌等;疑問詞除了疑問用法之外,又有“虛指”“任指”“承指”等多種非疑問用法。本書在形式語義學的框架內處理它們的這種“系統性多義”,認為這些虛詞的“多義”並非由於它們本身具有多個義項,而是由它們所在的環境不同導致的。

  具體來說,本書分為焦點副詞和疑問詞兩大部分。

  在前一部分,本書堅持只有一個“都”,只有一個“就”。表面上的“多義”實際上是由包含這些虛詞的句子的焦點(或話題)所引出的對比選項的不同造成的。舉例來說,假設“紅樓夢”帶焦點,可以引出對比選項,那麼其選項集既有可能是{紅樓夢,紅樓夢和三國演義,……},也有可能是{紅樓夢,三國演義,水滸傳,……}。前者對應“就”的排除義和“都”的“總括”義,後者對應“就”的非排除義和“都”的“甚至”義。推廣開來,由於這種不同性質的選項集的廣泛存在,漢語的每個虛詞都可以被誘發出不同意義,“系統性多義”得到瞭解釋。

  在後一部分,本書討論了帶疑問詞“誰”的“驢子句”—“張三請了誰,李四(就)請了誰”。本書指出這類“驢子句”後句的疑問詞對一個統一的漢語疑問詞理論是一個挑戰。簡單來說,漢語中的疑問詞在非疑問句中出現時是受限的,比說“李四請了誰”作為陳述句就是不合法的,但同樣的“李四請了誰”放在“驢子句”的後句就很自然,而“驢子句”的後句很難歸入允准疑問詞非疑問用法的環境中。面對該難題,本書提出帶疑問詞“誰”的“驢子句”前後句其實都是疑問句,疑問詞之所以能在該句式中出現正是因為它們處在疑問句的環境中。這類“驢子句”的語義簡單說就是“如果你知道前一個問句的答案,你就知道後一個問句的答案”。本書進而根據這一語義推導出了一系列前人未曾注意到的這類“驢子句”的性質。

請至https://www.springer.com/us/book/9789811062070

 
 
 
 
 
   
 網站指南  |  聯繫我們  | 私隱政策聲明  |  版權聲明
©2010 版權屬香港理工大學所有
 
請用IE6.0或以上版本瀏覽本網站以達最佳效果